中天华溥管理咨询
微信
中天华溥官方微信
文章观点

张宏波:经济下行期企业应防范“军营夜惊”与“军阵的非理性异动”

作者:张宏波来源:华溥咨询时间:2019-02-11

 刚刚过去的国务院全体会议中,李总理再次提出“今年我国发展的环境更加复杂,困难挑战更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政府工作艰巨繁重”的警告,指出今年乃至今后相当一段时期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之所以说是再次提出,是因为这已经不是李总理首次提出“经济下行”这个词了。反复提出经济下行的压力,反应出庙堂之上对未来经济谨慎看衰的态度,这也与民间相关机构的预测相吻合。

在经济下行预期的背景下,作为经济体中的微观组成部分,我们的企业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特别是一些大型企业应该重点关注哪些问题,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如果让我们总结的话,我们就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提出经济下行时期应该注意防范企业中出现的“军阵非理性异动”与“军营夜惊”。

一、何为“军阵非理性异动”与“军营夜惊”

这两个词属于战争中的军事概念,说的是冷兵器的步兵方阵时代经常会发生的现象。在古代冷兵器时期,中原的军队由于所处地理原因,基本上以步兵方阵为主,主要的对手是骑兵为主的草原民族。在步兵方阵中的排兵方式,基本是属于前后左右等距离排列,也就是说一个步兵距离前后左右的战友距离相等,这一距离在行军与冲锋时比较大,适宜兵器的使用与士兵行进,在抵御骑兵冲击时要迅速缩小,让骑兵不具有冲入军阵中的机会,因为一旦骑兵冲入军阵,就会打乱步兵的严整队形,在各自为战的情况下,骑兵对步兵将占有绝对的优势。

由于步兵的密集排阵方式,并且由于古代战争动辄动用十几万几十万的兵力,那么带来的问题就是处于军阵中部的步兵对于战场情况的不了解,信息不充分。由于两军对峙时间较长,处于军阵中间的士兵视野所限,他们不知道战场上的现状处于什么状态,所看到的的只是前后左右密密麻麻的战友,其行、进、退、转都要根据附近的基层军官的口令行事(基层军官的指挥依赖于对旗语的理解)。

在两军对峙中,士兵对战争状况一片茫然的情况下,特别是在战争气氛特别紧张的情况下,再加以环境、气候、饥渴等带来的身体不适,对队列中的普通士兵产生了极大的威胁,一旦一些流言蛮语或者某些微小的变故,都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在队列中传扬开来,造成军阵失控的局面,这就是军阵中因歪曲、错误信息而产生的“非理性异动”。比如此时一匹战马受惊奔跑,往往会使军阵中的士兵误以为前方失败后退,从而造成恐慌性的奔逃,即便在战场形势有利时仍然有可能造成大规模溃败。“军阵非理性异动”带来的最大战例就是东晋时期的“淝水之战”,此战在前秦兵力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有东晋降兵在前秦队伍中散布谣言导致军阵的内部恐慌,最终全线崩溃。

“军营夜惊”属于“军阵非理性异动”的另一种表现,就是说在军队夜间宿营时,由于一些极为偶然的小事,比如牲畜的嘶鸣,个别士兵的噩梦等,使多数将士陷入恐慌,甚至误以为敌军前来偷袭,而发生自相砍杀和逃散的局面。

军队夜惊多发生在两军作战最为激烈时期,地点主要是刚刚进入敌军控制区,或者两军长期鏖战的战线上。这种情况下,士兵由于急行军与作战疲惫,加上担忧被敌军夜袭的心理压力,很容易在漆黑的夜间被一些轻微的外界刺激触发,演变为群体性歇斯底里的惊恐局面。比如淝水之战前秦军队崩溃后,在后来继续与东晋军队的作战中,屡屡出现军营夜惊事件,也就是这个意思。

二,当前我们面临的经济压力问题与企业风险

应该说,当前每个企业的经营都与之前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单体企业与其他企业,单体企业与集团内部相关企业,单体企业与宏观区域形势都发生着强烈的互动,每个企业的发展都受到极大的外界因素影响,这种影响盘根错综,无法详述。在经济的上升时期,一片歌舞升平、蒸蒸日上,即便经营情况不好的企业也不会出现大问题。外部财务资源丰富,场内机会不足,使得一些基本面差的企业也会受到追捧,从而弥补经营的不足,与经济上行的趋势保持一致。

但是在经济下行时期,场外资源迅速减少,机构收紧钱袋子,抓紧资金回笼,场外对场内的补血功能迅速转化为抽血功能,企业从外部获取资源的机会与能力大大降低。如果企业一直遵循一种谨慎的战略模式,受外界影响就会比较小,自我造血能力比较强,不至于陷于困局。但是如果企业一直采取扩张型的战略模式,企业资源比较紧张,并且关键的是这种局面已经被内部的员工与外部的合作方所警惕,就非常容易出现所谓的“非理性异动”局面。

比如2004年爆发的当时最为引人关注的德隆事件就是如此,由于德隆之前扩张性的战略造就了德隆帝国,集团内部的资产股权关系盘根错节,已经引起了内外部相关人士的疑虑。恰恰当时中国经济处于下行时期,银根突然缩减,造成金融领域出现了缺口,即便是德隆集团三大实业板块基础扎实,经营良好,仍然无法遏制这场挤兑洪流,仅仅在数月之内,一家蒸蒸日上、一片歌舞升平的企业帝国就灰飞烟灭了,这种情况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

三,经济下行时期,大型企业集团应该如何防范“非理性异动”

在经济下行时期,不但那些扩张型的企业集团应该关注“非理性异动”,即便那些自认为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集团也应该引起充分的重视,防止出现军营夜惊。

1、强化有效的正式信息沟通渠道

企业内部员工、企业外部的合作者,在经济下行的紧张时刻,其行为模式特别像站在军阵中茫然无措的士兵,他们对经济状况充满了恐惧,对企业内部情况又不了解,获得信息的渠道有限,此刻往往那些小道消息、那些不利消息能够带来更大的信任度,从而那些歪曲的信息带来内外部的恐慌,控制不好就容易带来外部挤兑、内部离职的“非理性异动”。

对企业信息的了解基本上有正式渠道与非正式渠道两种方式,正式渠道就是由企业有目的建立的信息沟通渠道,有选择的将企业经营信息、面临的问题与困难向目标人群沟通,非正式渠道就是相关人员在正式渠道难以满足信息获取的情况下,通过私下沟通与传播自发形成的信息获取方式。

从这方面来说,如果企业不重视正式信息沟通渠道,并不会让相关人员丧失获取信息的动能,只能让他们将获取信息的方式转向非正式渠道。而恰恰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非正式信息沟通渠道的传播的信息由于缺乏企业的主动选择、主动筛选、主动过滤,往往那些不利信息具有更加广泛的传播力量,对企业产生不利的影响。

因此,企业在平时应该主动建立正式信息沟通渠道,以保证信息的可控状态,不给企业的经营管理带来麻烦,特别是在经济下行时期更是如此。因为在经济上升期,人们倾向于乐观,即便有些不利因素仍然能够被个人化解,或者被身边的人化解。但是在经济下行期,人们更倾向于悲观,即便是有利因素仍然会引起怀疑。因此如果企业平时不注重正式信息沟通渠道的建设,没有让员工对正式信息沟通渠道产生一种信任感,那么一旦到了危机时刻,这条信息沟通渠道就将很难发挥作用。而非正式的信息沟通渠道,难免会使群体发生“非理性互动”。

之前我们有一篇文章《将支部建在连队上》,说的是要重视基层班组长的建设,这些班组长在基础员工中处于核心的部分,容易获取员工的信任。因此企业应该将这些班组长作为非正式信息沟通的主要渠道,即便是小道消息,也应该在可控的范围的内进行。说句实话,小道消息是不可避免的,与其让他放任自流,还不如有意识的把他们引入一条可控的轨道。

2、重视企业的公关体系建设

在企业处于危机时刻时,除了企业的基本面是保证企业处变不惊的关键,同时危机公关体系发挥的作用同样至关重要。一个好的公关能够让一件不利的事件化于无形,而一个差的公关即便在企业基本面良好的情况下,仍然会造成“非理性互动”。

每一家大型企业跟机构、跟供应商、跟债权人、跟员工、甚至与政府等部门都会存在相互错综复杂的关系,在经济下行时刻,这些个体与组织对企业的态度是决定这个企业能否安然渡过难关的关键。因此我们的公关部门应该在此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企业基本面为基础,不断的与上述机构保持密切的沟通,将我们的信息有效的正面的传递给他们。

同时公关部门应该关注舆情方面的点点滴滴,及时发现在舆情中于己不利的那些信息,对这些信息分类筛选,找出信息背后的问题,及时采取舆情控制措施。舆情往往会在一夜之间突然发酵,如果基本面不太好的企业,一定要做到24小时舆情监控,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舆情应急方案,防止出现非理性异动

3、提高企业的风险控制级别

企业的风险管理与企业的扩张意图属于相互对立的两方面,扩张性比较强的企业,风险控制的级别比较低,一些较大的风险也能够被接受,因为此时外部环境有利于企业扩张,风险发生的概率降低,扩张有利于企业在短期内获取最大的利益。但是当经济下行时期,外部环境已经对企业的扩张提高了警惕,即便在一个科学合理的范围内,仍然会引起相关人员的疑惧,特别是信息沟通不畅的时候更加如此。

因此,我们的企业在经济下行时期,要主动调高自己的风险级别,将本来应该独自承担风险的项目提升为风险分担,将原来风险分担的项目变成风险规避。也就是说,之前自己做的项目,要拉个合作的,即便出了问题,也不至于损失那么大。之前跟别人合作的,应考虑是否退出,及时止损,不再继续趟浑水了。

前几年万达的王健林不断的出售旗下资产,被众多网友与机构看衰,这两天王健林意味深长的对外界喊话“之前嘲笑我卖资产的人都太年轻了”。这句戏谑之中是否隐含了老辣的王健林早已预测到了经济下行的前景,从而在风险管理上调高了级别,回笼资金、回家过年。

四、为何大型企业更应该防范“非理性异动”

我们提出企业要防范经济下行时期的非理性异动,但是为什么提出大型企业尤需注意呢?因为在小型企业中,信息的传递是轮式的,也就是说企业由于人数较少,企业高层能够与内外部人员开展一对一的沟通,及时向相关人员通报信息,这种从高层得到的信息可信度更高,不容易带来信息的扭曲,因此除非企业的基本面出现问题,很难出现“非理性异动”。

而大型企业则与小型企业不同,大型企业的信息传递属于网状的,也就是说除了上下级之间的信息传递之外,还存在着横向之间的信息沟通。由于企业规模太大,即便是上下级的信息传递相对正规,仍然会出现大量的信息失真的可能。而横向的非正式信息传递就更不用说了,在经济下行时期小道消息盛行会给企业带来极大的伤害。

因此我们的大型企业尤其需要防范在经济下行时期可能出现的“非理性互动”,即便是企业的基本面较好也不能有丝毫懈怠,那些基本面已经开始出现问题的企业,对这一问题则更应该引起充分的重视。

 

致谢与致歉:

本文在开篇提到的“军阵的非理性异动”与“军营夜惊”概念出自李硕先生的著作《三百年南北战争—中国4-6世纪的军事与政权》。因为觉得这一军事概念的借鉴将更有利说明当年面临的经济问题,所以不但引用了这一概念,而且相关部分的案例与语句也都一并引用,在此向李硕先生表示感谢与致歉,希望我不恰当的引用没有给李硕先生的原作带来些微失色。

 

作者:张宏波 中天华溥首席专家,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组织变革专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建筑施工与房地产企业特邀战略集团管控培训讲师,南开大学战略集团管控兼职讲师,《企业软实力》杂志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