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华溥管理咨询
微信
中天华溥官方微信
文章观点

张宏波:美国按司法独立原则处理外交事务纯粹属于耍流氓行为

作者:张宏波来源:华溥咨询时间:2018-12-11

 金庸武侠小说中总有一群伪君子的形象,他们号称名门正派,制定了所谓的武林规则,四处讨伐所谓的邪门歪道,正所谓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当这名门正派处于有利位置的时候,就满口的仁义道德,一旦不利于自己,那么就亲口否定自己曾经立下的规矩,而付之以狡辩说,对付此类邪门歪道,哪还用得上我们武林正派那一道。

《天龙八部》中最激烈的一段打斗场面当属乔峰单挑聚贤庄一战,为了救当时素不相识的阿朱的性命,被污为契丹狗的乔峰单骑闯关聚贤庄,求名满天下的薛神医医治阿朱的性命。满以为各位武林正派人士不会因为憎恨乔峰而祸及他人,但是平时仁义道德不离口的名门正派不但拒绝薛神医为阿朱治病,还悍然偷袭重病中的阿朱,以使乔峰在众高手围攻中不能相顾,意欲治乔峰于死地。

这里面以铁面判官单正为其中代表,“先杀这丫头,再报大仇”,一身正气、判人死活的铁面判官此话正道出哪有什么武林正统、名门正派,不过是一群为一己私欲而不顾武林道义的伪君子而已。或者因为无法敌得过乔峰、或者因为自己的儿子惨死、或者为了隐瞒自己的龌龊之事,之前定下的不伤及无辜、替天行道的武林盟约统统作废,留下的只是复仇、利益、武林地位的追逐。

在乔峰与众位英雄好汉一决生死之后,薛神医仍然拒绝救阿朱一命,若不是乔峰的老部下白世镜碍于托孤,拿出自己的绝招“缠丝擒拿手”来与薛神医交换,恐怕一众名门正派就会眼睁睁看着一名与此毫无瓜葛的女子惨死当地,或者他们的心中还会涌起复仇的快感。

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看似虚幻,但无不深指现实社会中的人性。自从2018年年末最后一月的第一天华为CFO孟晚舟被加拿大应美国司法部门要求扣押以来,美国与加拿大政府的种种行为似乎恰恰反映了传说中名门正派心底隐藏的龌龊。

由于正处于G20峰会中习特会谈,中美贸易争端恰好在此时达成一个重大妥协,而美方恰在此时祸及他人,擅自抓捕一名中国企业的CFO,而这名CFO正是企业创始人的亲生女儿,不得不令我们产生绑架要挟的错觉。

在双方达成贸易和解的关键时期,中国政府就此事提出严正交涉的情况下,有意思的是,美国政府高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司法部的事情,我们美国属于三权分立,司法部门处于独立的地位,白宫也无法左右司法部的决定,因此我们无法对未来美国司法部将对孟晚舟采取何种措施作出回答。

且不论美国的人是怎么解释这件事的,看看我们国内的大名人方舟子的微博,就能看出来国内很多人对这种西方体制还是非常认可与敬佩的。

640.webp.jpg

其实这种事情在我们与美国打交道、或者全世界与美国打交道时都经常会碰到的事情。基本的逻辑是美国总统或者说白宫与他国草签了合作或者谅解条约,那么在这一基础上双方回去就应该按照这个标准去实施,但是美国人往往会因为无法得到国会两院(包含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批准而否决之前已经谈判好的条款。即便两院批准了美国总统的议案,同样还可以被司法部驳回,通过这种对抗行为,而使其他国家的政策竹篮打水、白忙一场。

很多人觉得美国人说的没有错误、做的更没有错误,美国总统并不像中国总理那么具有权威性,人家完美的三权分立体系可以有效制约,给国家一个更加完美的治理体系,防止少数人专政的弊端等。

从我个人的认识来看,这种看法存在着基本的逻辑错误,一个国家的内政与外交应该分开考虑,在一个国家的内政实行三权分立,相互制约,可以避免独裁统治带来的弊端与风险,我们本无可厚非,他不过是一种体制罢了,是好是坏与我无关。但是在外交上,如果再以此原因来对抗他国明显就属于流氓行径。两国外交需要派出代表,美国总统是美国国家领袖,其自然就应该代表着美国的决定,至于总统背后的决策机制,应该由美国总统在国内解决,不应该先由其在国际上首先谈判,再回国内进行决策。

这就像我们市民去政府部门办事,我遇到的窗口人员给我一个建议,我照着这种办法做了很多工作,准备了很多材料,在回去等着取证的时候,上次接待我的人说,我们内部还有很多程序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我上次给你说的都不算数了,你还得按照我这次给你说的要求继续准备材料,即便如此我仍然不能保证你下次来能办好事情。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绝对不会因为政府部门的这种谨慎和制约,而给他们送上一面锦旗。

还有一种类似的情况是一个企业召开董事会对某些决策审议,结果一个股东的董事代表在董事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反过头来跟其他人说,我说话不算数,我得回去再跟我的公司商量,即便是我商量完也未必算数,因为我们内部有一个完善的制约体系。作为董事你就是一个股东的派出代表,你来开董事会就要带着自己股东方的意见来,否则你可以申请延迟召开董事会,但是绝不能用自己股东方的内部事务来对抗董事会决议。

但是在美国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情景,美国总统利用自己的身份在全世界招摇撞骗、四处许诺,回到国内就否决了自己的主张,反之以你们不懂我们西方式的民主和三权分立吗?难怪你们都是一群东方的野蛮人。如果以这种方式来谈外交,那么其他国家的尊严何在。

其实美国总统也并不是完全的被制约,在关系到美国重大利益的领域,美国总是可以创造出种种例外情形,从法律层面规定总统的特殊权力,以应付美国面临的重大外交事件,比如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中,小布什并未经两院同意就悍然出兵海湾地区,此时美国议会和司法部的制约又荡然无存了。

至于本次涉及的华为孟晚舟的事件呢,那自然就得令当别议了!

 

作者:张宏波 中天华溥首席专家,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组织变革专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建筑施工与房地产企业特邀战略集团管控培训讲师,南开大学战略集团管控兼职讲师,《企业软实力》杂志专栏作者。